Lydia

蒸汽朋克佛系写手,怕掉马甲所以在这儿更更同人,原耽和严肃文学就让它们呆在其他篮子里吧hhhhh

【盾冬一发完】那些无法言说的

他们明白对方的一切。


Steve在桥下捡到了瑟瑟发抖缩成一团的冬日战士。

他放轻脚步,一步一步靠近,最后放低身子单膝跪地,伸出一只手,指尖颤抖着,就像一个悲痛的野兽那样不敢触碰近在咫尺的宝物。

冬日战士缓缓转过脸,半长的头发湿透了糊在脸上,只露出一双带着湖光深邃的疲惫的眸子。他缩得更紧了,贴着冰冷的砖墙,身下是血、泥、脏水混成的脏污。金属手臂无力下垂,右手紧紧环着膝盖,光着的脚上伤痕累累。

Steve看见他的麻木,恐惧和顺从的姿势叫嚣着宣告他的男孩经年累月的痛苦。他缓慢但坚定地靠近,Bucky抖得更厉害了,一声不吭,脏水漾起涟漪。

Steve伸出手,用能做到的最温柔的力度将手放在了他瘦削的脊背和后颈上,不容抗拒地把他按到了怀里。Bucky抖了一会儿,僵硬了一会儿,发抖的幅度小了一些,过度紧张让他抑制不住喉间一声呜咽。

“我们回家。”Steve这么说。

Bucky闭上眼,睁开,轻轻把头试探地靠在了温暖的肩窝里。

他很冷,Steve很暖,这样是安全的。

Steve打横抱着他,他就这样缩进强壮温暖的怀里,任由意识随着耳边强劲的心跳淡去。

整个世界只有两种心跳,还有Steve的声音,低沉沙哑,说一切都会好。


两个人沉默地回到了Steve的公寓,Steve全程把Bucky抱在怀里,手臂钢铁一样坚硬,但带着保护和怜惜的力道。Bucky垂着头紧紧贴在Steve胸前,因为寒冷或者恐惧,像是带着无力挣脱的义务强迫自己服从。

Steve一步一步照顾着冰冷消瘦的人,开灯,放热水,剥下他沾着泥土和血的脏衣服,用干净的酒精棉擦拭大大小小的伤口,直到浴缸里的水换了三遍终于变得透明。

他温柔地为Bucky在下巴上打上泡沫,刮掉胡子,轻轻梳开纠结的头发,隔着洗发水按摩紧绷的头皮。Bucky深深埋着头,抱着膝盖蜷缩在浴缸一角,体会渐渐暖起来的有些酸麻的身体,和头皮上传来的仿佛自己不配得到的柔和力道。

等到Steve轻轻捏了一下他的肩示意他抬头冲洗头发的时候,他迷茫困倦地抬起头与他对视,Steve心跳漏了一拍,在那深陷的眼窝和空洞的神情中找不到冬日战士或者Barnes的影子。就在Bucky慌乱地移开目光之前,他微笑了一下探身过去,珍惜地捧着瘦得尖了的下巴,吻在他的额头上。

一个纯洁的,久别重逢的,带着洗发水香气的吻。

Bucky没有动,他不明白发生了什么。

Steve知道自己从来不在这个身体和灵魂中寻找什么,他的存在就是他活着的意义。

在水变得温热的时候,Steve引着Bucky站起来,干净的身体透着苍白,哪怕是长久的泡澡也无法让冰冷太久的身体暖起来。纸一样的肤色让那些新旧伤痕更加刺眼,横亘在肩膀上扭曲狰狞的伤疤咆哮着告诉美国队长他错过了什么。Bucky垂着头站在那里,安静疏离。

Steve用最大号的浴巾把人包裹起来轻轻擦干,揉乱的头发让Bucky麻木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一点类似活人的皱眉,带着水光的眼睛望向Steve,Steve动作停了半晌,缓缓将右手按在左胸前,似乎在疑惑那里细碎的疼痛从何而来。


换上棉质的奶牛花睡衣,Bucky显得那么瘦小年轻,无措地站在床边,愣了很久才伸出一根手指,轻轻戳了一下柔软的羽绒被。

然后缩回手,后退了一步,嘴角绷紧。

Steve走过去,感受着Bucky的瑟缩,握住他伤痕累累的右手。

Bucky怔怔地看着温暖的大手,被牵到了床上,坐下,放进掀起的被子里。

然后Steve走到另一侧躺下,侧过身,将缩成一团的Bucky捞进怀里,有血有肉的右手抵在Steve的胸口,不带抗拒的意思,更像是下意识的确认。

确认是他,确认是自己。

Steve弓起身,给Bucky留出逃离的空间,但又暖洋洋地让自己的气息把人包裹起来。

安全。

这对于冬日战士而言是陌生的,突兀进入脑海,带来身体上的战栗。

明明没有表情,没有言语,Steve却在Bucky脸上看出了受尽伤害后突然得到温暖,控制不住溢出的委屈。

他低下头,轻轻吻在Bucky的头顶。

悲伤消散,剩下淡淡的迷茫。

Bucky没有动,只是眨着眼看向虚空一片,Steve将他扣在怀里,虔诚地隔着睡衣将唇贴在伤痕的所在。他的动作很慢,很柔和,让Bucky眨着眼落下泪来。

Steve笑着与他额头相抵,带着薄茧的拇指拂过熟悉的眼眶,带走微咸的泪水。Bucky也学着他的样子,抬起手抹去Steve的泪,然后看着被沾湿的指尖,好像在混乱苦涩的回忆中品味出一点点甘甜。


Bucky慢慢好起来。

伤口结痂,黑眼圈淡去,学着习惯温热的食物和柔软的床铺。还有Steve的存在。

但是他依旧没有说过什么。

Steve也什么都没有问过。

Bucky几次努力想开口,但沉重的年岁死死压在胸口,剥夺了他发出任何声音的资格。剧烈的疲惫感像一只大手锁紧了他的喉咙,把灵魂和身体割裂开来,然后关上了一扇门。

他不明白自己是谁,也慢慢放弃了尝试,而Steve似乎从不着急,只是陪着他沉默。温情的照顾,时不时不带攻击性的珍重的吻,体贴又强硬的安慰和拥抱。

Bucky看着自己破碎的灵魂,也看着Steve把它们一点一点拼凑起来,勉强融成一副久违的模样。他知道自己欠这个人很多。

他跪到沙发上的Steve脚边,手指搭在他的皮带扣上。

然后天旋地转间他被紧紧搂在怀里,是有些疼的力度。

Steve这样抱着他很久,直到他犹豫地将右手轻轻放在了他宽阔的背上。

Steve无声地笑起来,Bucky的脸贴着他温暖结实的胸口,被低沉的震动触及了骨髓。

晚上Bucky侧身盯着Steve的睡颜,数着他平稳的呼吸节奏,在第一百次的时候微微凑前,啄了一下他的鼻尖。

然后红着脸缩成一团,整个人躲进了被子。

在他重新探出头来的时候,被Steve湛蓝的眼睛吓了一跳,接着被自然地搂了过去,听见Steve悠长的叹息。

Steve闭上眼,慢慢消化怀里的人给心脏带来的酸疼。

Bucky小心翼翼地去吻他的下巴,脖颈,锁骨,胸口。Steve呼吸加重,但是不想吓到怀里折腾的人,于是一动不动。但是Bucky得寸进尺,呼吸急促起来,两人体温升高,眼角发红。

Steve忍无可忍,把Bucky按住,那双深邃的湖蓝色眼里依稀是多年前的宽容宠溺。Bucky缓缓眨着眼,挣开本没有什么力度的禁锢,拉着Steve的手放到了自己的胸口。

浓稠绵长的暖蔓延开来,两个漂泊已久的人都找到了世间唯一的支点。

第一片雪落在窗棱上,窗上蒙着的雾气模糊了屋内相拥相吻的人,疼痛与欢愉交织,空气寂静喧嚣。

生命的存在从未如此清晰。


评论(13)

热度(13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