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ydia

蒸汽朋克佛系写手,怕掉马甲所以在这儿更更同人,原耽和严肃文学就让它们呆在其他篮子里吧hhhhh

【盾冬短篇】家 6

【非常抱歉这么久才更新这一篇!快完结啦,再来一点日常什么的,特别感谢一直在看在催更的小可爱们,没想到能有这么多人喜欢

超爱你们的,比心!三百粉还没点梗,过两天忙完了的你们点,保证写!】


Bucky睁开眼睛,伴随着剧烈的宿醉头疼就是Steve花痴的大脸。

他闭上眼翻了个身,决定这是个梦。

Steve有点受伤,从后面严严实实罩住Bucky,在他耳边说:“你喝酒不理我,我都嫉妒了。”

Bucky被他捂得热,就推他:“我可不像某些人没办法喝醉,偶尔喝一次酒怎么了?”Steve故意更用力地抱他,整个把人圈在了怀里,Bucky笑骂着挣扎了一会儿就放弃了,彻底放松下来装死,说:“你成功谋杀了冬日战士。”

Steve低声笑,刚睡醒的嗓音沙哑性感,胸口震动着,牵连Bucky的心脏一起颤动。Steve喜欢这样放松的Bucky,几个月以来,这是Bucky第一次开关于自己过去的玩笑,只有Steve知道这简单的一句调侃有多么来之不易。

每天入睡前,看着Bucky长睫毛下平静的睡颜,Steve都以为填满胸腔的爱意无法再增加一分一毫,然而每天清晨看着Bucky睡眼朦胧露出的笑容,快要被幸福撑破的心脏又能膨胀一点,更爱怀中之人一点。

“我特别爱你,Buck。”Steve吻着他的头顶喃喃道。

Bucky习惯了大个子时不时的表白,敷衍地揉两下他的头发,说:“吃早餐吧。”暂住在Sam家里,Bucky很主动地做早餐,Sam起床的时候就看见开放厨房里Bucky调着华夫饼的面糊,Steve从后面搂着他,在他耳边说着什么,引来Bucky一阵轻笑和埋怨。

“……”

Sam觉得自己起床方式不太对,Sam决定回去重新睡回笼觉。

“早,”Bucky冲他点点头,“吃华夫饼可以吗?”

Sam坐在吧台旁边喝着黑咖啡,麻木地看两个人旁若无人打情骂俏。

Bucky还是冬日战士的时候,是沉默冰冷的,年轻时的谈笑风生风流倜傥似乎只是纪录片里的几声轻笑。

治疗恢复过程中他慢慢褪去了坚硬的外壳,似乎西伯利亚几十年的冰霜也能被时间融化,但终究是落寞迷茫的。现在的Bucky依旧安静温和,只不过有了Steve以后,他更像个活人,而非背负着黑暗过去的鬼魂。

Sam喝掉最后一口咖啡,觉得这样很好。

但是当他听到一声野兽的叫声和自己家玻璃碎掉声音的时候,还是觉得这两个人滚蛋比较好。

“为什么你们的恐龙会到这里!!!”

小恶魔无辜地把下巴搁在高度刚刚好的阳台上,冲新任美国队长喷了喷气。新任美国队长被喷了一身鼻涕。

Shuri公主从它的脖子上跳下来,对Sam说:“小恶魔已经快要把瓦坎达的牧场挖穿了,我们还是把它送到能让它安静下来的人身边比较好,斯特兰奇博士帮了忙。”

Sam目瞪口呆,把恐龙鼻涕从脸上抹掉之后,第无数次想跟Fury辞职。

楼下围了一堆人,但是小恶魔一看到Bucky就乖了,一动不动地盯着他看,像在要奖励。Bucky伸手拍了一下它的大脑袋,批评道:“又惹事,这里可是纽约,如果踩到人了怎么办?”

小恶魔委屈地叫了一声,Steve搂着Bucky笑:“它怕你又不要它了。”神情有些落寞。Bucky心疼不已,握住他的手抬头看他:“没事了。”

“嗯,有你在。”Steve低头轻轻啄一下他的鼻尖。

Fury在办公室里看着Youtube上的视频,边吃降压药边拿起通讯器:“让罗曼诺夫去把恐龙弄走!知不知道群众恐慌!”

 

布鲁克林的老房子被还原成了几十年前的模样,政府对美国队长非常尊敬,按照老照片把他和Bucky住过的房子还原成了以前的样子。

Bucky看着熟悉又陌生的街道,突然觉得他可能没有那么洒脱。

史蒂夫站在街边,看见靠边停车后走出来的Bucky,眼睛亮了一下,刚要招手,视线就被故意挡到Bucky身前的Steve阻隔了。他的笑容僵了一下,放下手,喊了一声:“Bucky!你来了?”

Bucky拨拉开小山一样堵在他面前的Steve,冲史蒂夫挥挥手:“回来看看。”

史蒂夫看见他的笑容愣了一下,Bucky在他面前很久没有这样笑过了,最后一次是大战前的拥抱,再看看站在旁边的Steve,伤疤骇人的脸上全是柔情和喜悦,带着一点不满粘在Bucky身上。Bucky轻轻捶了一下他的胸口,说了句什么,然后Steve大声笑起来。

这样的画面落在史蒂夫眼里有些刺眼。

他走过去,问:“之前的战斗……还好吗?”

Bucky拍拍他的肩膀,说:“现在Sam已经有模有样了,终于学会怎么扔盾牌,一切都挺好的。哦,Steve帮了很大的忙。”

史蒂夫点点头,张张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,只好干巴巴评论了一句:“那挺好的。”

对于沉默的气氛Bucky没有感觉什么不对,要说长久的折磨给他带来了什么,可能也就是对细节的迟钝和包容。但是这样的场景对史蒂夫而言有些难熬,他攥着水杯,疑惑着从什么时候起面对与自己无话不谈的Bucky已经找不到亲近的理由了。这时候在一旁聊天的Sam看出来沙发上有些诡异的气氛,于是走过来勾住Bucky的脖子,说:“嘿老兄,去给Wanda讲讲你们俩大战螃蟹的故事,她刚才保证了不会笑。”

Bucky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被他推过去了,见Wanda在那儿笑得开心,只好挠挠侧脸走过去,呆板地从头讲起。

Wanda听得很开心,尤其是在Bucky讲到一半Steve就走过来搂住他的腰的时候,眼睛简直要冒出星星来,这让Bucky不知道为什么有点脸红。

坐到沙发上,Sam用手上的啤酒和史蒂夫的水杯碰了一下,淡淡说:“Cap,我知道你和Bucky有很多说不清的东西,但是也许你应该给他向前看的理由。”

“我只是……”史蒂夫皱着眉叹口气,“只是想他了,也有些担心那个人。”

Sam随着他的目光看过去,Steve松松系在脑后的半长头发随着笑的动作晃了晃,他低头去看护在怀里的Bucky,Bucky移开目光,红着脸和Wanda说着什么。

“我不需要超级听力也能知道他很开心,”Sam喝了一口啤酒,长长舒一口气,“没什么可担心的。”

史蒂夫不赞同地摇摇头:“一个不怀好意的时间穿越者,只是为了Bucky来到这里?你应该更有戒心一点,而且Bucky不是同性恋,说不定他在勉强Bucky。”

Sam侧过头,语气严肃起来:“我很尊重你,队长,但是这么说就太过分了。听着,我知道你和Bucky是老相识,但我和他认识这么久以来,多少能对他是不是真的开心有一点发言权。”

“恕我直言,自从Bucky重新出现以来,他从来没有像和那个Steve在一起那么开心过。”

史蒂夫张了张嘴想反驳,但是被Bucky嘴角的微笑堵了回去,只好说:“还有很多变数。”

Sam沉默了一会儿,说:“他值得这一切。”

史蒂夫盯着地毯久久没有说话。

派对结束后,史蒂夫站在门口送走大家,Sam留下来打扫卫生顺便过夜,用他的话说就是“两个美国队长的经验交流座谈会”。Bucky很感谢Sam,虽然他看得出来史蒂夫想让他留下来。

为什么呢?Bucky有些不解,但是终究没有问出口,最终他决定这只是老年人有些怀旧的忧郁而已。

Steve看在眼里,和史蒂夫对视了一会儿后说:“Buck,你先去车里等我,我马上就来。”

走到只有他们二人的门廊,Steve抱着手臂问:“有何指教?”

史蒂夫盯着他说:“虽然你以为一次任务就能代表什么,但是我会盯着你的。”

Steve忍不住冷笑一声:“是吗?那我可要小心了。”

“Bucky心软,他喜欢吃水果软糖,喜欢堆雪人,喜欢炒碎了的蛋配上土司。我比你知道的多得多,年轻人,”史蒂夫有些浑浊的眼睛显得深遂,“如果你伤害了他……”

“你知道他每天晚上都会夜惊吗?”Steve突然说。

史蒂夫愣了一下。

Steve不屑地哼了一声:“看来是不知道了。”

“在瓦坎达,每次治疗他都会惊恐发作,每天夜里一定会尖叫着或者哭泣着醒来,这些时候,他没办法控制自己,没办法区分现实和噩梦,会用指甲、金属手指或者碎玻璃把自己弄得伤痕累累。”

看着史蒂夫茫然的神情,Steve突然觉得厌倦,带着伤疤的脸在昏黄灯光下显得明暗难辨。他继续说:“当然,这都是在我找到他之前。有我陪着他之后,他虽然依旧会恐慌和做噩梦,但我再也没有让他伤害过自己。”

史蒂夫突然想起来少有的几次他去瓦坎达探望Bucky,那时候他看上去总是很疲惫,哪怕是盛夏也会穿长袖长裤把自己包的严严实实,脸色总是苍白的,然后对他说:“Stevie你别担心,我很好,我会越来越好的。”

Bucky从来没有喊过疼,哪怕是在很小的时候,也会带着伤笑着冲他跑来。

久而久之,似乎他忘记了Bucky也是会疼的。

Steve平静地说:“而他现在不喜欢吃糖了,更喜欢集市上买的蜂蜜,他很害怕下雪,那让他受过伤的骨头要命的疼,也会让他想起来在雪地里等死和冰冻的过去,我给他做溏心煎蛋,他说那特别好吃,还让我教给他。我不是在和你比较什么,Steve·Rogers,你和我一样固执,但有一点我们是不同的,那就是你会抛下Bucky向前看,而我永远不会。”

他笑了,脸上的神色柔和起来:“只要是Bucky,我就会身不由己深深爱上他,我也失去过,而我再也不会放手,因为我为他而来。”

 

“你们聊什么了?”Bucky有些担心地看看站在门口发愣的史蒂夫,然后被副驾驶的Steve捂住了眼睛。

“只是告诉他你名草有主了。”Steve笑着说。

Bucky一下子红了耳根:“我还没找你算帐!今天跟Wanda说什么乱七八糟的,教坏小孩子。”

Steve坐回去耸耸肩:“她可什么都知道,还帮我注册了一个Tumbler的账号呢。再说了,不说清楚怎么能让大家知道我爱你?”

Bucky没有接话,只是沉默着开车。

到了第二个红绿灯停下的时候,Steve突然听见Bucky说:“我也想让大家知道。”

Steve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。

他的声音有点抖:“Bucky?”

Bucky靠在椅背上侧过头,手指敲了敲方向盘,说:“我也爱你,大傻瓜。”

Steve瞪圆了眼睛,猛地扑过去吻住了他,Bucky手足无措地招架,直到后面的车陆续开始按喇叭才推开他,敲了一下他的脑袋怒道:“绿灯了你个混蛋!”

Steve抓过Bucky的右手,放在自己的心口,低声说:“感觉到了吗?我的心脏永远只为你跳动。”

Bucky被有力的心跳声烫得有些失神,一个没注意捏碎了一块方向盘。

外面下起雨,Bucky把车停在路边,两个人在狭窄的空间里拥吻,雨声也无法打乱热度攀升的节奏。

Fury第二天发现奄奄一息的方向盘血压升高就不是他们担心的事情了。


评论(16)

热度(46)